早上好

一个不为人知的透明

目前主凹凸,
可以叫我夜路。

喜欢用句号和分号,
有(轻微的)社交恐惧症。
喜欢编辑无法自拔。

※注意※由于三次好友的喜好,如无意外是个
→杂食←!!

很高兴你能够看见我——
——的lof!

[AOTU/安雷]未命名.序其一

序其一
•其实是监狱梗
•真的没有名字所以叫未命名你信吗
•由于是很早以前的手稿所以也不知道写不写得下去

《雷狮传记》
著/帕洛斯 安迷修等

•序(类作者前言)①

关于雷狮此人,我一向是没有什么语句去形容他的。虽说认识已久,但是十足算得上一言难尽。说他桀骜不驯,却的确也是有个别例子;要他漫不经心,我这切身体会的恶贼第一个不信;嗬,我还听到有人说他卑劣无比的——这可更假了;不久之前我相信无论哪个词语形容他都是片面的。

以上的说法在我想起傲气一词时消散了。若对他的傲认识不足,便等着被他抛尸到水泥地里头去吧!

毋庸置疑,在认识他之前,你必须知道他的傲刻在骨子里,他的傲千刀万刃也无力剥去。这家伙哪怕失忆了被凌迟也好、囚禁或者被撒旦抓到地狱里去了罢;怎样都是一样的,处境再如何卑劣如何困苦他可都是一个样——哪怕他为了形式而暂时弯了腰杆也一个样子——狮子与雷电是无法束缚之物!

——这是他心里永不磨灭的魔鬼。

他的傲气的确是他人生里头最重要的一部分,当它消逝的时候雷狮此人也就不复存在了。但是那不是被傲气所束缚所支配的奴隶。怎么说呢——所有人都得知道雷狮他不是傻子。他的傲气无论如何永远在他心里头。

纵使看到这里我反复多次强调,也别说雷狮这家伙傲气到没有心,他的心里还是有点存在有地位的。哈,自夸点说,可能笔者我勉勉强强也算是其中一个,谁知道呢!这可实在是个聪明的家伙。

巧话在我给雷狮写的传记里头也不多说。回到正题——我想我们都知道雷狮有个恋人。

他和他的恋人之间的爱情在我们这些个熟人里头实在是传播甚广,诸杂七八的爱情故事我想大街小巷流传地多了去了。比如说前不久我想知道别人(这里特指和雷狮毫无关系的百姓)对雷狮此人的看法,以便更好地写出这本他本人要求我写的传记;结果你猜我看到了什么?一本流传甚广的书,叫做《俗世圣光》②。

我不好评价这本书的内容,这本书的作者——我特指星月,可真是所谓的恶趣味!

我不得不说这本书的故事并不现实,唯有贯穿全文的“两人之间的爱”是唯一属实的地方。举个例子,雷狮弥留之际曾这么对我和卡米尔说:

“……总之,那家伙就是这个样子……一个傻子,一个虔诚的骑士道信奉者。谁知道他到底会怎么死去……总之别在我死后一年就死在什么不为人知的角落里了 。

“……尤其是你,帕洛斯。你得让他活着。”

我想他并不介意你们对此设想种种可能与邪恶计划,总之他的确这么说了,在他患有绝症死去的之前。这算是我独自可以放出来的片段之一。

原谅我在传记的序写了不少废话去形容“雷狮”这个人,事实上这只是我自以为的对他的印象而已。可是说罢如此,可因为我自己的词汇匮乏而失败喽,这可真是抱歉呀抱歉。

我也不想写作者前言这种杂七杂八几千字有余的东西,拼凑出来的几百字就勉勉强强和序杂在一起罢了。

没办法,个人的确就是如此罗里吧嗦的家伙。这本传记里头估计会充斥这这样那样个人对他的描述。很抱歉我这家伙不是个合格的传记撰写者,生活中也只是个欺诈为生的骗子嘛。

我无法对他的事情持观望态度,真是见笑了。与其让后面的人须臾猜测雷狮此人的性格,不如我自己和真正熟悉他的人③加以讨论。

我们竭力确保它绝对真实。

但恕我直言,这个人不需要任何人代为评价。——熟悉雷狮的人对此深信不疑。

①由帕洛斯主笔安迷修补充的传记序,初次发表是在雷狮逝去之后。

②《俗世圣光》:作者笔名为星月,最近得知本名凯莉。与雷狮相识。据记载是个“看热闹不嫌事大”的人。

③真正熟悉熟悉他的人:指雷狮的恋人、好友与至亲。